主页 摄影理论 佳作欣赏 新闻中心 创作导航 摄影器材 摄 影 师 影赛影展 艺术人像 图片博客 烽火台

摄影理论

*时尚杂志的专用摄影师:艺术就是下
*数字时代的“图谋”与“共谋”
*宋岗:写真度与原像度
*安德里亚·古斯基新作评析  
*从厄韦特的狗到未发表的作品(下
*从厄韦特的狗到未发表的作品(上
*不同天气状况的摄影技巧(下)
*不同天气状况的摄影技巧(上)
更多

佳作欣赏

*黄红英:是我的孩子们投错了胎吗
*超越自我
*苏斯妓院的亮相
*小女孩肖像
*玩出花样
*waver-h的数字视觉插画8
*组图:义西巴毛舍不得离开她的孩
*组图:义西巴毛舍不得离开她的孩
更多

新闻中心

*东营市开展聚焦3·15摄影采风活动
*烟台市第七届新春摄影采风作品展
*汕尾市举办书法美术摄影展
*图文:发布会现场的摄影记者
*上海博物馆正式永久免费开放 “禁
*办摄影展厅路难行 2902挑战生存空
*四个可爱战士 有望重回广州火车站
*“中国著名摄影家拍云南”活动启
更多

创作导航

*独闯可可西里三百天
*乡城桑披寺
*楠溪江边寻古村
*到楠溪江摄影
*约会蛟河 感受秋天的童话
*喀纳斯伊犁草原鲜花10日深度旅行
*天山风光伊犁,昭苏,天鹅湖10日
*喀什喀纳斯VIP商务旅行11天
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佳作欣赏>图片故事>正文

黄红英:是我的孩子们投错了胎吗?(上)
2008-3-12 9:26:24  感恩中国

家里面为了养活这几个孩子,能卖的都卖了,欠医院的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还清?眼看孩子们越来越大,再过一二年孩子们就到了上小学的年龄了,考虑我和孩子的妈妈能够在城市里打工,所以希望孩子们能够在城市里读书,可我们自己的能力又太差......

黄红英:是我的孩子们投错了胎吗?

1

2006年5月2日,在当地一位朋友的带领下,我认识了这张欠条的主人。她是一位母亲名叫黄红英,出生于1977年10月12日,在她手上的纸上写着:

欠条

民权县林七乡焦庄村黄红英,现年27岁,因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九号日在河医大三附院省妇幼保健院,第一次生育四胞胎(一男三女)。在全体人员的精心护理下,大人小儿全育。我们非常感谢河医大三附院全体领导和护理人员。因其家庭困难无力付四子女医疗费,欠下医疗费用六万五千九百三十九元。我尽最大力量三至五年还清,愿承担因此而产生的法律责任。一年还一万,剩余一下还清。我们全家表示衷心感谢。(以此条为准其它欠条做废)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号

黄红英(母 )徐伯领(父亲)

黄红英:是我的孩子们投错了胎吗?

2

随行的当地朋友边陪我看欠条内容边不住地叹气,看到地上有一张相片,他随即捡起来拿给我看并对我说道:“张仁杰,你看这是多么可爱的四个孩子呀!只可惜他们生错了人家,偏偏来到了穷人家。如果这四个小家伙出生在城市里条件好的家庭里,肯定把一家人都高兴坏了。可他们实在是不走运,偏偏来到这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家里。光那张欠条已经将这家人压得透不过气来了,你说要养四个孩子哪还有余钱还帐呢?这还不说,四个孩子四条生命,吃喝拉撒穿,你总不能不管不顾吧。唉,我跟你说实话吧,如果不是他们亲戚朋友或多或少帮点忙的话,这家人早就连锅都揭不开了!”相片显得很陈旧,但是却用一张透明塑料膜很爱惜地包裹住。相片里的孩子们都长得虎头虎脑的,看起来长得一样,分不清楚大小也分不清楚男女,在相片下面的边缘处还写着两个字“浪漫”。

黄红英:是我的孩子们投错了胎吗?

3

孩子们在院子里乱跑,距离当时一岁照合影的时间已经又过了三年。四胞胎孩子的妈妈黄红英显然对已经快四岁越来越大的几个孩子疲于照顾,她往往是顾得了这个,另一个又借机跑到别的地方调皮了。好不容易将四个调皮的孩子们拉到妈妈的身边,他们的脸上衣服上已经到处蹭上了泥垢,然后表情各异地盯着我手里的照相机。黄红英此刻更加疲惫不堪,奶奶则一脸无奈地靠在门框上。“红英,孩子的爷爷是不是又到外面借粮食去了?”当地的朋友问道。“嗯,是到亲戚家借面粉去了,估计过一会回来。”黄红英左搂右拉着孩子们,低头小声答道。

编后:

“张仁杰,我跟你说个事你也许会不信,我们这村有户人家生了一龙三凤四胞胎,按理说这应该是件大喜事,可是这户人家为了这几个孩子整天急得直哭。你看你能不能去看看,看能不能帮帮他们。唉,这家人的日子真不好过呀!我虽说日子也很困难,但和他们比起来我最起码还能有口饭吃,可他们经常会吃不起饭!”和我说话的人是我在当地走访的贫困户,我本来来到民权是希望走访一些贫困家庭,然后看能不能通过感恩中国助学纪实栏目(http://www.owecn.com/helpedu/)帮助一些因为家庭贫困原因而面临缀学的一些孩子们,让他们能够在好心人的帮助下坐在教室里安心学习。

也正是这次去民权,我认识了四胞胎徐光明、徐开路、徐银路和徐晓路。他们是四个非常可爱的孩子,同时也非常的调皮。四胞胎孩子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们的小手小脸以及身上穿的衣服都很长时间没洗了,到处是污垢。他们和妈妈居住的房间里没有什么家具,最显眼的就是一张大床以及床上到处堆满了看不清楚颜色的衣物,还有一些衣服因为孩子们的嬉闹而散落到地上、椅子上。离床最近的窗户上的铁窗栏也成了孩子们经常爬上去玩的地方。

每当几个孩子调皮打闹的时候,孩子们的妈妈黄红英则显得非常疲倦和无奈。看到孩子们的手脸都很脏,我问就孩子的妈妈为什么不给四个孩子洗个澡。孩子的妈妈苦笑了一下说:“家里连个洗澡的盆都没有,你说我拿什么给孩子洗呀……”

本新闻共2页,当前在第1页  1  2  


|首页|摄影师|佳作欣赏|新闻中心|艺术人像|关于摄影|专题论坛|摄影随笔|影赛影展|网络影展|

建议显示模式调整成1024x768真彩色,字体大小中。建议使用IE4.0以上版本浏览。

《中国摄影在线》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摘编,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