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摄影理论 佳作欣赏 新闻中心 创作导航 摄影器材 摄 影 师 影赛影展 艺术人像 图片博客 烽火台

摄影理论

*阿里朝圣:穿越天边的云朵(图)
*川西:掠过眼睛 藏入心底(图)
*傻瓜化摄影指南之一:善于利用阳
*以虚拟再现真实 
*本鲍姆带来的少女的梦 
*旧诗重拾之三 《问谁》 
*旧诗重拾至二 《没有》 
*旧诗重拾之一 《深蓝之夜》
更多

佳作欣赏

*《默片》——木格
*Electric Art 创意广告摄影
*雪地上的狗
*森山大道和荒木经惟
*山水永相依
*艾妮可登日文版《VOGUE》
*图片故事:穷人不愿意找穷人交朋
*煤汉
更多

新闻中心

*云遮雾罩神木垒
*通道县图书馆开展服务宣传周系列
*加强学校周边交通秩序整治 全力护
*养蚕桑走上致富路
*永川:水果玉米受青睐
*晨报摄影图片展开展
*盲人摄影作品 今起转站再展
*“今日南京”摄影展精彩亮相
更多

创作导航

*冲绳:美丽之岛 湛蓝得令人心跳 
*夏季游草原 自有锦囊
*地中海邮轮度假攻略
*好莱坞自助游 
*加拿大:断背山小镇的秀美风景
*新喀里多尼亚 世界尽头的天堂 
*希腊:独一无二的美妙时光 
*炫目万花筒 全世界各具特色的儿童
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摄影理论>摄影随笔>正文

阿里朝圣:穿越天边的云朵(图)
2009-6-5 11:32:33  

  阿里:梦开始的地方。

  西藏阿里,位于西藏的西部,拥有喜马拉雅山、冈底斯山、昆仑山、喀喇昆仑山这些气势磅礴的山脉,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因此被称为“世界屋脊的屋脊”。

  阿里还具有独特的自然、宗教、人文魅力。被奉为“千山之巅,万水之源”的神山岗仁波齐和圣湖玛旁雍错是中外朝圣者心灵的圣地。

  横跨中印两国边界的“西海”班公湖泊,横亘千古的世界奇观札达土林,盛极一时的远古文明象征——象雄王国和古格故城神秘消失,留下了灿烂辉煌的古城佛都和千古之谜。因此阿里又被称为“离天最近”——梦开始的地方。著名藏学家格勒称之为“未经现代文明完全染指的最后净土”。

  八次坏车险中自救

  远赴阿里无人区,根据笔者经验,一般有三险:一是怕感冒发烧,二是路途险恶,三是路上坏车,如遇三险,随时都会有生命威胁。由于此次是孤车远行,汽车就是我们行走茫茫荒原的“挪亚方舟”。

  为此,我们专门在拉萨找到一家旅运公司要最好的4500丰田吉普车,有正付油箱共可装150升,藏族司机达加有四次赴阿里的经验。赴阿里前我们在拉萨备足药品、饮料(红牛、矿泉水),干粮(压缩饼干,快食面、罐头等)。此次我们三人摄制组成员赴都特意购买全程保险。看似万事俱备,但极地之旅,事前你只能预计六成的可能性,还有四成仍是未知数——必须依靠自信心和足够的自救能力(不能靠侥幸心理)。同行摄像师老赵曾是十多年的汽车兵经验,也为此次行程增加了保险。

  路上坏车是我们这次阿里之行最大的危险。当我们进入阿里措勒不久,一路上就不断坏车:先是避震器撞坏主油箱的三通开关,漏油后无法供油,幸好及时发现抢修——好险!赴神山经门士前,又因为油管不能供油及油管藏水结冰,抛锚后再无也法启动。

  时正是漫天飞雪,挡风玻璃已结上厚厚的冰层。从下午三时一直到晚上九时多天黑时,车仍未修好。这回算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从狮泉河去神山还有学者韩兴刚另外开车同行,因此我们决定大伙先挤在老韩的吉普车到前面10多公里处的门土再想办法,司机达加则留守本车待救或等候拦车自救。

  我们到了门土镇,几经辗转,我和老赵终于在接近午夜时找到两位藏族卡车运输司机帮忙将坏车拖回。否则,冷得蜷缩在车中的达加师傅可能会冻僵无命。结果可能与最近可可西里志愿人员牺牲事件相似。有丰富汽车技术和经验的老赵每次都与司机一同钻进车底修车,弄得满身油污。藏族司机耐寒耐苦能力真令人惊叹,达加师傅在雪地修车冻得脸黑唇紫,手臂也因汽油灼伤而皮肉烂开。

  遇到这种情况,如果在城市乘客也许还因误时要投诉,但在这里,最重要的是患难与共,因为这是考验生命的旅程,功利已显得毫无意义。幸亏每次坏车都有惊无险或自救度过,如果哪次失败,我们都可能会被高寒厉雪吞噬淹没。一路上,途经一堆堆玛尼石时,我们也如前人一样挂上彩色经幡,献上洁白哈达,为自己及后来者献上片片祝福——扎西德勒!

  喇嘛同行见证神山

  从住地塔钦起步上神山走转一周,共52公里,大概两天的路程,平均海拔5000多米,要翻过海拔5700米的卓玛拉大坂山口经幡林(转山路程的最高点)。我们需要携带的有包括大小两台摄像机,脚架、相机、睡袋、背包以及二天各人的饮水、压缩饼干等用品约七十斤重,因此我们决定找背夫帮忙背行李。

  在塔青住地,刚巧遇到几位年轻喇嘛主动要求当背夫,希望来转山可以赚取一些饭钱。之前听老韩说过,与喇嘛同行是一种福气。喇嘛来自四川藏区甘孜州,都是纯朴而充满活力的康巴汉子,有缘同行,确令我们步行艰苦的旅途中增添不少乐趣。他们一路上既跳起了康巴舞,还虔诚唱诵梵歌,为我们这些远方的朋友祝福打气。

  用他们的话说,第一天行程相对轻松点,要唱歌跳舞,第二天走得就比较艰辛所以要念经了。同行喇嘛中最年轻的叫乌金,也是他们中惟一稍懂汉语的小伙子。一路上他为笔者充当藏语翻译和向导,指点哪里曾是佛迹,鼓励我们哪个目标将要到达。在这转山路上,大家无分彼此。共同分享身上带的所有食物、饮料以及药品,其中一位喇嘛在第二天感到胸闷不适,幸好也是我们随身带备的药物。喇嘛们的生命力实在令我们惊叹,即使身背沉重行囊和器材,依然健步如飞。

本新闻共3页,当前在第1页  1  2  3  


|首页|摄影师|佳作欣赏|新闻中心|艺术人像|人体艺术|关于摄影|专题论坛|摄影随笔|影赛影展|网络影展|

建议显示模式调整成1024x768真彩色,字体大小中。建议使用IE4.0以上版本浏览。

《中国摄影在线》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摘编,违者必究。